ALEX:Dance with NEJM on the ALK pathway

摘要: 一线25.7个月的PFS,是晚期NSCLC治疗史的新的benchmark,对ALK+NSCLC患者而言,这是一个unprecented的好消息

10-12 07:10 首页 VTALK


 start of a new era for ALK+ patients in first-line

这是第一项对比alectinib与克唑替尼治疗ALK阳性肺癌的全球性研究,并且将alectinib确立为新的初始标准治疗手段;

一线25.7个月的PFS,是晚期NSCLC治疗史的新的benchmark,对ALK+NSCLC患者而言,这是一个unprecented的好消息

这种Head to Head 的对比方式,是对过去的SOC-crizotinib的敬意,也是对Best IN Class 的诠释,超越经典,才能改变格局,Paradigm has been changed.

无疾病进展生存超过2年;在各种临床特征亚组疗效一致;12月时颅内进展的发生率是对照组的1/4;

有一种stereotype的声音说 :Dond Rush,我们可以考虑全程,序贯,接力。。。

YES! BUT people are dying .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,可能只有一次机会接受最好的治疗,so,在等什么呢?

ALK 嘉年华:Brain mes ,sanctuary no more

脑转移是独立的预后的因素,推迟它,推迟它,降低脑转移的发生风险,it means a lot

Never before

xalkori (crizotinib)是什么?

是“threshhold to the precision medicine ",它的耀眼璀璨,并不在于有限时间内的疾病控制,而是在放眼望去,都没有路的时候,选择了一条最窄最艰难的路。铺设VENTANA IHC诊断平台,将upfront testing 的理念切实落地,孤注一掷要把这群 5%-8%的少数人识别出来,构建了一个叫做ALK+NSCLC的理想国。

这个subgroup的病人也许是基因决定相对幸运的,不是因为ALK是一个长OS的预后因子,还因为Pharmaceutical companies在这个领域奋力竞争,将不断打破疗效PFS的glass ceiling. 10.9m , 11,1m , 13.6m, 20.3m ,也许是24.3mFight against  limitation , fight for patients!

这是2016!

2017, 25.7m,ALK+NSCLC, we made it !

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!很多players在为了更漂亮的ORR ,PFS, HR竞赛;Brigatinib, loratinib, ensartinib, and more....


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!在中国,很多paper上承诺的疗效不能被兑现,因为更好的药,不可获得;


我们唯一能做的,怀着期待和憧憬,尽可能的把这些病人识别出来,给他们最好的治疗,让他们可以最大程度的扩张life expectency ,直到 美好时代 终于到来!

ALK+NSCLC, stay tuned ,stay as longer as you can ,waiting for NEXT one , the better one!

倾听世界,传播中国

You dont have to go to Chicago!



首页 - VTALK 的更多文章: